首 页   信息中心   机构职能   政府信息公开   办事指南   政策法规   卫生专题   健康讲堂   医疗机构   媒体转载  
健康讲堂
  您现在得位置:首页 > 健康讲堂 >
对当下中国纪录电影发展问题的一次讨论

何苏六(以下简称何):《二十二》之前推出的短片《三十二》在2013年获得了纪录片的最佳摄影奖,当时我们就已经注意到它了,觉得题材选得很不错。当《二十二》这个概念造出来的时候,我们就愈发觉得它的影像文献价值很重要,尽管没有做到像口述历史那样真正把那些人用影像的方式记录下来。慰安妇这个人群很特别,她们很可能是人类历史当中最悲哀的群体之一,不像那些烈士有很高的荣耀,很多人可以去怀念它,还有陵园墓地,她的家族也因此荣耀。她们是战争中的一部分,绝对是战争苦难的承受者,我们现在才敢去正视这群人,才去尊重她们的生命和价值。但是这个群体正在消失,她们从短片(《三十二》)拍摄时候的32个人递减到《二十二》上映时候的8个人。当然,慰安妇这个群体在以前话题性就比较多,真正的影像很少有人看到。这种好奇心让很多观众走进电影院。然而,它的超高票房是大家事先没有预判到的,排片从原来到4.5%到后来超过10%,说明了市场已经瞄准了潜在的观众群。虽然《周恩来外交风云》在当年有三四千万元的票房,折算到现在可能就是几亿元。《冈仁波齐》其实并不算是纪录片。所以,《二十二》其实就是第一个票房过亿元的中国纪录电影,算是一个标杆。但是《二十二》的成功具有偶然性,不一定能复制。如果很多人因此认为纪录片要开始一种征程的话,我并不认同。

如果说中国的纪录片这几年有一个比较大的起步的话,那应该源于2010年底国家出台的扶持政策(注:2010年10月26日,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出台了《关于国产纪录片发展的若干意见》)。这个扶持政策有点类似当年扶持国产动画片的政策。我国动画片也是在出台了行业方向的指导性文件以后,大量相关的行动开始出现。在针对纪录片的扶持政策出台后,2011年1月1日,纪录片频道开播,2015年,上海与北京推出了两个纪录片专业频道,2016年,湖南的金鹰纪实频道也开播。这四个上星频道的作用在于:观众可以在电视上看到很多以前没法看到的纪录片。所有卫视频道都有30分钟的黄金时间,我们打开电视就能看到纪录片,这已经变成常态。

纪录片从精英人群走到大众消费,有几件事情功不可没。最大的贡献肯定是《舌尖上的中国》(以下简称《舌尖》)。《舌尖》推出以后,媒体、社会各阶层甚至普通人群谈论它,而且这个话题的介入性非常容易,大家都有权去发声,而且都有共鸣。从此以后,纪录片进入一个公众时代,大家开始把纪录片当作与自己有关的事情。《舌尖》有点类似于20世纪90年代上海地面频道的一个纪录片编辑室,他们的纪录片主题主要来源于周边生活,收视率在上海达到43%,这个收视率意味着,全上海人在第二天一起床都在谈论昨晚的那个话题。《舌尖》以后产生轰动话题的是2016年的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。媒体原先只关注娱乐,现在也分一些流量给纪录片。

除了政策以及《舌尖》等全民纪录片的推广以外,纪录片发展的另一个助推因素是院线。我每年都会做中国纪录片的蓝皮书,其中有一个专门关于电影院线的报告。我们一直在跟踪这几年的票房数据,其中有一年,整个中国内地的纪录影片票房只有7万元,到第二年130万元,有一部纪录片叫《索马里真相》,具有极大的诱惑力,大家进到影院去后都直呼上当,因为所有的精彩镜头都被剪辑到两分钟的预告片里。再到后来,湖南卫视的综艺节目《快乐男声》推出了纪录片《我就是我》,算是真人秀的电影版,在当年春节期间吸引了很多粉丝……尽管之前上映过的很多纪录片在票房上没有那么好,但是进电影院看纪录片开始成为观众的一种好奇或者选择。

对当下中国纪录电影发展问题的一次讨论

何苏六

樊启鹏(以下简称樊):纪录片在今天毫无疑问已经成为一个现象和社会热点。我最早听纪录片界提出“纪录片的春天来了”是在2004年的海南纪录片会议上。从那个时候到现在已经过去十几年了。纪录片成为现象体现在不同媒介形态中,比如,《舌尖》是从电视媒介中热起来,2015年的《穹顶之下》走红于互联网,今年的《二十二》又是从电影院走出来。所以,中国纪录片的升温与各种媒介都有关系,很难割裂来看。

总体而言,这几年纪录片的火热与互联网密不可分。其实,《舌尖》很大程度上也是得益于互联网的推动,反过来又促进电视的再次传播。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也是在B站(注:全称为bilibili,现为国内最大的年轻人潮流文化娱乐社区,该网站于2009年6月26日创建)上火起来的,《穹顶之下》本身就是互联网催生的结果,《二十二》之前的短片《三十二》与互联网也有直接关系。《二十二》成为“爆款”与电影营销方式的升级密切相关。互联网的内容分发方式更加智能化,它依靠机器的内部测算进行内容分发,如此一来,可以大大降低宣发成本,比如,传统的人工分发时代,电影宣发得花大钱去网站买头条,纪录片根本没有这个宣发成本;而在机器分发的时代,只要内容引起一定观众的关注,互联网平台经过自动测算后,就可以加倍甚至是裂变式推送出去,而且这些传播都是免费的。智能分发时代为纪录电影的推广带来了契机,《二十二》就证明了这些。那几天,我周边的朋友都被刷屏了,大家都在推送这部影片,当然,这背后离不开一些知名电影人的助推作用。这几乎没有成本的宣发,如果在过去,几乎是不可能的。同时,互联网带来了购票平台本身的变化,现在观众都在手机上购买,手机有利于精准地找到一部电影所对应的观众,尤其纪录片是相对细分的市场,特别适合互联网的特性。所以,电视、电影、互联网,这三种媒介的自身发展,是纪录片得以成为现象的一个时代背景,其中互联网的贡献最大。

对当下中国纪录电影发展问题的一次讨论

对当下中国纪录电影发展问题的一次讨论

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《舌尖上的中国》海报

首 页   信息中心   机构职能   政府信息公开   办事指南   政策法规   卫生专题   健康讲堂   医疗机构   媒体转载  
友情链接
Copyright © 新乡市卫生局 www.xxswsj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:新乡市卫生局   
ICP备案编号:豫icp备09039406号-1 投稿信箱:xxwsxx2009@126.com